推荐资讯

赶紧施礼问好看得出来他们两人对马超可是非常的尊重为马超的官位

发布时间:2019-01-20 16:38 浏览:
 袁绍一听,是恨透了董卓他们,心说你抢老百姓抢富户有钱人也就算了,但是你一把火居然把雒阳给烧了,而且连皇宫也烧了,这一下损失可就大了,不是你董仲颖所能承担的啊。但是如今却是说什么都没用了,董卓他们一把火烧了半个雒阳,人家如今还活得好好的啊。这不正是在赶往长安的路上呢吗,你还能去追上人家,然后和人家死拼一场?反正他袁绍可没那胆量,而别人也是不想去做那事儿。
 
    和袁绍他们一样儿,曹艹他们同样儿是震惊雒阳如此情形。不过曹艹不只是恨透了董卓放火烧雒阳,他也恨他们劫掠百姓,这真是自绝于天下啊,更加坚定了曹艹要带兵去追击董卓。
 
    众人见到了盟主袁绍后,曹艹对他说道:“盟主,此时趁董仲颖还未走远,带兵追击,定能追上他们啊!”
 
    袁绍还是把之前和马超说过的话,又给曹艹说了一遍,曹艹听后心说,要是所有人都带兵去追董仲颖,他们还能埋伏得了己方这二十万大军?
 
    结果又蹦出来几个人,也是坚决不同意追击的,曹艹一看此时众人的表情,是没一个站在自己这边儿的,他无奈对众人说道:“哼!竖子不足与谋!”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当看到了众人的表情之时,曹艹就已经知道了,此次的诸侯会盟,联合讨伐董卓,到了今曰就算是彻底完了,而他也对众人是失望透顶。曹艹可不认为凭借自己的那点儿人马就能对付得了董卓,就算是追上了他又能如何,更何况人家可能还有埋伏呢。但是如今的曹艹知道,自己是不得不去追击,这个已经不是胜利失败,中不中埋伏的问题了。而是曹艹觉得,自己要给天下人做一个表率,让天下人都知道,还有人能去追击董卓,而诸侯中不是所有人都对董卓是望而却步,不想上前的。
 
    就这样,曹艹把自己仅有的三千骑兵都给带走了,而夏侯兄弟和曹氏兄弟也是和他一道去追击董卓了,至于李典和乐进则是带着剩下的士卒留守在了雒阳。而当袁绍他们得知了这一消息后,他们心中都暗笑,心说我们就等着看你曹孟德大败而归。此时他们笑曹艹,而曹艹确实也不会胜利。但是却不知之后的天下人笑得是他们,而佩服的却是曹艹。
 
    曹艹带兵走了,而夏侯兄弟和曹氏兄弟明知道此去追击董卓危险万分,但是主公有令,他们还是二话不说就跟着去了。本来之前他们还劝说过曹艹,说自己等人去就可以了,结果曹艹如今他是非亲自去不可,最后几人也都没有办法,只能是让主公也跟着去了。
 
    就在曹艹带兵去追击董卓之时,马超已经在建章宫中找到了传国玉玺。果然是在一口井中发现了那具女尸,而此人手中抱着的匣子便是传国玉玺。马超打开一看,一点儿都没错,于是他便带着传国玉玺偷偷地溜走了。
 
    因为马超还有事儿要做,所以他也不可能就带着这么个匣子招摇过市。于是他便回了自己在雒阳的府邸,他当初在雒阳早就买了府邸,只是回到了凉州后,雒阳这儿他基本就不管了,而这儿确实什么也没有,也没让谁去留守。这回正好是用到,他潜回了府上后,把传国玉玺给藏了起来,心说等以后有机会再来拿吧。
 
    反正马超也不怕它丢了,对他来说,传国玉玺好像也真没什么太大用,要是丢了就丢了吧,顺其自然就好。在藏好玉玺后,马超就溜出了雒阳,向着长安的方向进发。他知道曹艹必是要追董卓,而他也不放心,还得去看看。毕竟曹艹帮了自己不少,自己这次就是还他一个人情的机会。
 
    结果曹艹的三千骑兵行至荥阳地界之时,结果果然是中了人家的埋伏,吕布带兵出现在了前方,“曹孟德,等候你多时了!”
 
    他不知道谁能追上来,一看是曹艹来了,吕布心下高兴,要说能杀了或者是生擒曹艹,那么和斩杀孙坚一样儿,都是大功一件啊,到时主公又得给自己不少赏赐了。
 
    夏侯惇大喝:“我们来战他,子廉你带主公快走!”
 
    说着,夏侯惇、夏侯渊和曹仁则挥舞着兵器来战吕布,而曹洪则保护着曹艹向后退走。
 
    吕布虽然不甘心就这么让曹艹逃走,但是夏侯兄弟再加上个曹仁,可不是程普黄盖他们两人所能比的,其实在武力上两方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啊,而吕布却一下就被三人给拖住了。
 
    然后双方的人马交锋,这次吕布也是听了李儒的话在此埋伏,但是他可没带多少士卒,就五千人马,因为他不是主力,所以就是如此了。结果曹洪趁着如此的机会,带着自己主公退走了。
 
    结果还没跑多远,便被人给拦了下来,为首一员将领大声地说道:“徐某在此,敌军休走!”
 
    曹艹一看,徐某?难道他就是董卓的手下大将徐荣,我命休矣!曹艹心说,看这样儿,徐荣至少带了几万士卒,自己和曹洪真能逃得走吗?
 
    曹洪大喝道,“主公快走,这里交给洪来应付!”
 
    曹艹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再耽误了,他是拨马便走,而曹洪则杀入了徐荣军中。
 
    徐荣一看,虽为敌对,但是他也不得不赞赏曹洪一下,忠勇可嘉啊,不过自己却不能留情。
 
    就在曹洪就快要顶不住了的时候,而曹艹此时却也没跑出多远,别看他的马是宝马没错,但是这时候却依旧是没到安全的地方啊。
 
    就在此时,徐荣军的后方已经乱了,有人大喝道:“孟德兄勿忧,小弟来也!”
 
    “刘某亦在!”
 
    关键之时马超终于是带兵杀到了,当然他带的兵可不是他自己的兵,他的兵还在汜水关呢,
 
    这是向人家借来的人马。马超他就怕自己一个人不行,所以是特意找到了张杨和张邈两人,向他们借来了五千的骑兵,特意来帮曹艹。而且最后连公孙瓒也支援了他一部分的人马,还有刘备和太史慈两人也是和他是一起来了。(未完待续。)
------------
 
第三四六章 众人散相继离开
 
    而当时马超去借兵之时,虽然众人也不知道马超他怎么又来到雒阳了,但是却也没怎么太关注他什么。毕竟来了就来了吧,人家也是一方诸侯,而且知道了他是来借兵帮曹cāo的之后,众人是躲他还来不及呢,更别说去和他说什么话了。
 
    而张杨是马超好友,所以马超一句话,他是二话没说,就把自己的两千骑兵都借给了他。而张邈一样儿也是担心着好友曹cāo,这时候是正愁没什么好办法呢,这不马超就来了吗。他一样儿也是没说什么,就借了马超自己仅有的三千骑兵。最后马超把刘备和太史慈也给拉了过来,别人他不知道,但是至少刘备马超知道,只要和他一说,刘备就不会拒绝去帮曹cāo。
 
    结果,果然刘备是欣然同意了,在刘备的想法中,马孟起能找自己,那就是看得起自己,知道自己能出手,也知道自己和子义的本事不错,能帮到他。就这些,刘备觉得就够了。现在倒是还好,毕竟之前战过吕布,所以其他人如今也不那么小看自己了。但是他们却依旧和马超曹cāo不一样,所以刘备二话没说就同意去了。
 
    其实刘备本来之前就想和曹cāo一起去,但是毕竟自己是和好友公孙瓒一起来的,自己也没什么人马,所以他就放弃和曹cāo一起去了。这回马超来请他,他知道机会又来了,正好也是去一次。。
 
    然后他又和公孙瓒说了一下去帮曹cāo,又从公孙瓒那借来了三千骑兵。虽然张杨张邈还有公孙瓒他们三人都没跟着曹cāo一起去追董卓,但是这时候一说到要帮忙,他们却是谁也没含糊。而公孙瓒的这三千骑兵,马超可是知道得很清楚,那是有名的白马义从啊。于是就这样,马超和刘备还有太史慈三人,带着八千的骑兵就从雒阳追了上来。
 
    别看徐荣有好几万的士卒,但是他的这些步卒可不是人家骑兵的对手,所以他也知道如今已经是事不可为,所以便下令撤军了。
 
    “今ri便如此,来ri我们再战!全军撤退!”
 
    要说徐荣确实不愧为大将之才,其人在战场之上处事果断,看一眼便知道己方已经所处劣势,所以他就马上下令退兵了,这是一点儿都没错。要知道,如果晚一点儿,那兵力的折损就只会是越来越多。
 
    马超他们也没追,他也知道,如今能逼退徐荣给曹cāo解了围就已经不错了,再追下去吃亏的肯定不是人家。
 
    曹cāo见到几人后,先是道谢一番,“多谢孟起、玄德还有子义壮士!不过如今还请各位施以援手,吕奉先就在不远处!”
 
    几人一听,还有吕布,结果赶紧带兵奔向了吕布的方向,一看,可不是吗,夏侯兄弟和曹仁正和吕布苦战呢,而且曹仁看那样儿都受了伤了。
 
    马超倒是没去参战,而刘备和太史慈倒是一马当先过去了。吕布一看,那个使剑的居然又来了,而且对方的人马来得太多,自己估计还不是对手,那就赶紧撤退吧。吕布心说,今ri不是自己怕了你们,而是你们人多势众,自己实在是处在劣势,所以就不宜再久战了。
 
    吕布对夏侯兄弟和曹仁说道:“今ri便先放你们一马,你们的援兵来得倒算及时,留着他ri再战吧!”
 
    说罢,对着曹仁一戟便扎了过去,而曹仁赶紧拨马一闪,吕布则一带缰绳,对着并州铁骑大喊道:“撤!”
 
    于是并州铁骑随着吕布的一声令下,没人敢在恋战,一溜烟地就撤退了。
 
    曹cāo如今也不说去追击董卓了,他也知道,此事到这就算是都完事了。他也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也回去吧!”
 
    马超几人也知道,此时自己等人也不好去多说什么,所以也带兵跟着曹cāo一道,返回了雒阳。
 
    还在雒阳的众人一看曹cāo几人带兵回来了,再一看曹cāo这灰头土脸的样儿,他们都知道,这肯定是中了人家埋伏啊。可能要是马超他们几人不去援助的话,曹cāo还真没准是凶多吉少啊。
 
    和曹cāo交好的张邈过来和曹cāo说了几句,然后张杨和公孙瓒也都过来了,曹cāo赶紧对几人施礼道:“cāo今ri多谢几位援手,要不后果可就不好说了!”
 
    张杨和公孙瓒也和曹cāo客气了两句,而曹cāo此时来到了众人近前,对他们说道:“呵呵,cāo知道各位很多都想看cāo的笑话,也确实是让大家看到了。但是cāo今ri却想对各位说,当初cāo举大义,发矫诏,各位前来会盟,本以为各位都能团结一心,共伐董卓。可惜却不曾想到,先是有孙文台身殒阳城山,然后便是今ri各位皆按兵不动,眼睁睁地看着那董仲颖迁都长安,却都是无动于衷。cāo心中甚感失望,甚感失望啊!正所谓是‘道不同,不相与谋’,cāo今ri是更能理解当初孙文台为何要带兵离开,各位,cāo如今也告辞了,望各位都好自为之吧!”
 
    说完,曹cāo就带着夏侯兄弟和曹氏兄弟离开了,然后有探马来报,说曹cāo已经带兵离开了雒阳。
 
    曹cāo的一番话,让众人皆是无言以对。他们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而等曹cāo走了之后,盟主袁绍则对众人说道:“各位,如今却不知都有何打算?”
 
    马超说道:“盟主,超要先赶回汜水关,然后人马休整几ri后,就要带兵回凉州了!”
 
    袁绍点点头,“也好,孟起便先回吧!”
 
    众人都知道,如今雒阳也没什么好处了,这地方是谁也不想占,占了的话,不但是没好处,还得往里面扔好处,损害自己的利益啊。而距离雒阳最近的那几个人都没那心思,就更别说是离得远的了。所以众人一看马超要走了,其他几人也都出言,纷纷表示自己大军休整完后,也要离开。
 
    袁绍他当然不会去挽留别人什么,于是便道:“好吧,各位既然都有各自的打算,绍就不多说了!其实绍也是如此想法,咱们就来ri再聚!”
 
    马超闻言心说,这辈子十八路诸侯会盟可就这么一次,永远也不可能有第二次聚这么多人的时候了。
 
    而马超他是继曹cāo之后第二个离开雒阳的,不过他在离开之前还是特意回了自己的府邸,把传国玉玺给悄悄地取走了。这个东西现在对他来说确实是没什么用,但是难保以后也没用,所以马超还是决定把它给一起带走为好。
 
    然后马超这才回到了汜水关,他回到汜水关之时,曹cāo还没离开汜水关,倒不是曹cāo特意等着马超,而是毕竟他是带着残兵回到汜水关的,所以速度也不比马超这个去了一趟府邸取走传国玉玺然后再回来的快多少。
 
    毕竟是看到了,所以马超是特意把曹cāo送出了汜水关,曹cāo临离开之前对马超说道:“孟起,你说大汉真已到了如此之境地了吗?”
 
    马超倒是没先说什么,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然后才说道:“孟德兄,记得当初秦始皇嬴政统一六国,是为始皇帝,其自称秦一世也。他想让自己的子孙万代皆是如此,从一世直到万万世,但是最后的结果如何呢……”
 
    马超对此没再多说,因为他知道曹cāo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而曹cāo听后则苦笑了一下,也是摇了摇头,“唉!孟起,cāo告辞了,多保重!”
 
    “孟德兄亦保重!”
 
    曹cāo带兵回去了,而马超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治世之能臣,乱世之jiān雄’,可惜啊,如今你我生逢乱世,孟德兄,你注定是要成为jiān雄!”
 
    第二ri,公孙瓒经过汜水回返北平,而他却是特意和马超来告辞,当然同行的还有刘备和太史慈两人,他们也要一道返回平原。
 
    马超也是亲自把他们送出了汜水关,“伯珪兄,玄德兄,子义,三位一路保重!”
 
    “孟起(兄)保重!告辞了!”三人对马超说道,然后便也领兵离开。
 
    马超心说,孙文台如今却是早亡,而他的大儿子孙策如今年纪还不是太大,孙权更是小孩儿。至于曹cāo嘛,他则正在向着jiān雄转变,只有刘备,那才是真正的枭雄人物,绝非是池中之物!只不过却还不得时机,不得时机啊。所以如今趁着自己的优势比他们要大些,所以得好好的利用起来才行,要不真就是浪费如此的大好机会了。
 
    之后张杨也特意来向马超告辞,而马超和他也简单地说了几句后,然后张杨对他说:“孟起你可别忘了答应过的,有机会再回并州看看!”
 
    马超一笑,“稚叔兄,你还记得这个,当初你可把我给赚进去了!”
 
    “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
 
    “好,就送到这儿吧,不必再远送了,孟起保重!”
 
    “小弟恭送稚叔兄!”
 
    送走了张杨后,也没什么自己看重的人了,所以马超也带兵返回了凉州,至此诸侯会盟是彻底散了。(未完待续。)
------------
 
第三四七章 马孟起再临敦煌
 
    在曹**带兵返还的途中,遇到一人来投,其人自称是颍川戏忠戏志才。之后曹**便与戏志才两人相谈甚欢,而戏志才则成为了曹**帐下的一名谋士。虽然曹**从雒阳归来,心情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因为有了戏志才这么个人才的加入,算是让他缓解了很多。
 
    而袁绍回到了渤海后,也有几人是慕名来投,比如说南阳许的攸许子远、同为南阳的逢纪逢元图、颍川郭图郭公则等人。许攸是与袁绍相识多年,所以投奔他也属正常,但是逢纪和郭图来投奔袁绍,那确确实实是慕名而来。而这三人中,除了许攸是本事不错之外,那两人确实不怎么样。但是袁绍可不在乎这个,他只在乎自己的面子,看一下就来了好几个投奔自己的,自己多有面子啊。
 
    而马超则带兵是绕了个大圈才回到了陇县,因为董卓他可往长安走呢,所以他当然得避开他们了。虽然马超也觉得,就算是碰面了,董卓也不能把他如何。最后的结果最可能的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儿,但是最好还是不要碰上的为好,这个就是马超内心的真实想法。
 
    最后是用了好多时ri,这才回到了陇县。马超也知道,如今董卓正迁都长安,天下也只能是越来越乱,而自己就要在这期间找寻有利的时机,然后慢慢发展自己的势力才行。
 
    转眼间初平元年(公元一九〇年)就这么过去了,而表面上看天下好像是没发生什太大的事儿,但是经过马超派往各地的细作回报的消息来看,其实不然。这一年看着好像确实是没什么太大的事儿,但是小事儿却是从来没断过。
 
    比如说诸侯会盟刚散,各回各家之时。而乔瑁和刘岱,两人就因为点儿小事儿就先动手打了起来,结果到了最后乔瑁被刘岱所杀,于是从他们两人这儿便开始了诸侯间的混战。
 
    在六月的时候,董卓是不顾众人的反对,改五铢钱成了小钱,结果造成了币制紊乱。马超他虽然也是不太明白这个,但是多多少少他还是知道的,董卓这就是在作死,五铢钱改成了私铸的小钱,就这么一下可给天下的百姓是带来了多大的负担。
 
    之后便是公孙度割据辽东,而他最开始也是受到了徐荣的举荐,然后就被董卓命为了辽东太守。要说公孙度这人确实有两下,他到了辽东之后,是先以雷霆之势,基本上一下就把辽东的豪强都给灭了。其人是威震辽东,结果就这么一下其他人都老实了,而他的位置也坐稳了。不过这时候手下人就劝说他,说“汉祚将绝,当与诸卿图王耳”。那意思就是说大汉都快完了,主公如今应该称王了,我们当属下的都认可啊。
 
    结果公孙度一想也是,反正如今中原也是战乱不断,而辽东这地方更是“天高皇帝远”啊。所以与其在这儿做土皇帝,那还不如直接就割据了当真皇帝。于是最后他是自号辽东侯,平州牧,立汉二祖庙,承制,郊祀天地,藉田,乘鸾路,设旄头、羽骑,开始了辽东的割据之路。
 
    马超一想到辽东的割据,他就觉得那地方实在是离自己太遥远了。因为自己在大汉的,如果不算西域的话,那就是最西边儿了,而辽东则是在最东边儿,可等到自己到那儿的时候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呢。
 
    所以马超对辽东暂时也没什么想法,就算是有也没有用啊。而公孙度他还有挺多年的皇帝ri子,反正“天要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啊,等到时候好ri子到头了,他公孙度也就该玩完了。其实公孙度他就只是个不思进取,就知道守着他“一亩三分地”儿混ri子的人,所以此人对马超来说,确实是不足为虑。哪怕他有点儿大志,知道进取,也不至于一辈子也没走出过辽东那么大的地方。
 
    最后一件事儿就是荀爽荀慈明病故,马超得知这个消息,虽然他自己没亲自去颍川,但是也派人去吊唁了。毕竟当年和荀爽有过接触,荀爽对自己也很是欣赏,在马超的眼里看来,那是一个很是提携后辈的人。
 
    而初平元年这一年,马超这个凉州牧其实也做了不少的事儿。诸侯讨董就不用说了,主要是马超已经把手伸到了凉州的各个郡,毕竟作为凉州牧的他来说,必须要做到一手掌控全凉州才行,而整个凉州所有郡的太守都得是自己的人才行,所以凉州各个郡的太守便倒霉了,选择听马超话的也许还能好点儿,但要是不听话的,都让马超找各种借口,然后全都给换了。
 
    平时口碑不错的还好,不过就是让马超撤换掉了。但是不怎么样儿的,哪怕再听话,马超也没放过,是直接找茬就给杀了。当然马超要举荐几个太守实在是太容易了,而董卓可不敢说不行,毕竟他家人还都在陇西呢。所以对马超的要求,他也只能是同意,不敢是轻易得罪。
 
    最后凉州除了一个敦煌郡,其他郡都解决完了,而敦煌郡马超准备亲自去一趟。毕竟这些年来,可以说张既他们几人一直都是自己的坚定支持者,虽然还不是主公和从属的关系,但是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所以只需要一个契机,彼此的关系就能更进一步,而马超觉得这个契机就是自己要亲自去敦煌,亲自去请,也许这样儿就能把他们收归帐下。
 
    所以,马超就带着贾诩奔赴了敦煌。如今他已经是习惯走到哪儿都带着贾诩了,就像之前的诸侯会盟一样儿。因为对马超来说,很多时候自己有想不明白的不解之事,问问贾诩,基本上贾诩他都知道。他也不得不承认,很多自己不了解的,不知道的,贾诩真都知道。而马超就觉得,有个谋士的感觉就是好啊,实在是太有用了。要不有些东西自己可是想不明白,或者干脆是不知道啊。
 
    两人来到了敦煌,而在距离敦煌的城门口很远的地方,马超驻了马,他此时是感慨颇多啊。想当年,自己就是在此,望着敦煌的城门城墙,心中说着,早晚有一天,自己还会再回来的,结果今ri自己终于是再一次地回来了!
 
    而马超两人很容易的就在太守府中见到了张既,不过见到他的时候,张既正在忙着,但马超他们来了他也不能怠慢,所以先是打过了招呼。然后他又继续忙了一会儿,等都完事儿之后,他这才说道:“既不知太守和先生来此,这实在是有所怠慢了!”
 
    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张既都是称呼马超为太守的,而叫州牧就太远了,叫孟起那不可能。
 
    马超倒是一笑:“无妨,德容真是官员之楷模啊!要是天下官员皆能如此的话,那我大汉又怎能是如此模样!”
 
    马超这说都是真心话,而张既的才华他当然也是知道的,就算当个州牧都没有问题,更何况是如今的这个太守呢。要说让他管理一郡之地,确实是有些屈才了,这是个人才,还是大才。更重要的是其人的态度,如今张既都身为敦煌太守了,但是在大多的事上,还都是他亲自去处理的。本来他完全可以像马超那样儿,绝大多数的东西都让属下去处理,然后自己就管最重要的方面就可以了。
 
    但是张既其人明显不是马超那样的,而且自己和贾诩过来了,他也是先打个招呼完事,等什么时候把之前的一切都处理好后,这才和两人说话。不得不说,马超还是很欣赏他的这种态度的,就冲这么一点,张既此人还得有大作为,不是一个敦煌郡就能束缚住他的。
 
    “德容每ri都是如此忙碌?”马超随即问道。
 
    张既一笑:“太守也知,有些东西必须是既躬亲才行啊!”
 
    马超心说,和自己想得一样,“却不知德容有何志向,莫非只是这一郡的太守便平生足矣?”
 
    “这……”马超这突然一问,让张既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马超不给他回答的机会,则继续对他说道:“以德容之才,管理一郡之地倒是屈才了!”
 
    “既如今能做到太守之位已经是很满意了,而这也是多亏了太守当初的举荐!”
 
    “德容当知今ri我是因何而来的吧。如今汉室衰微,天下大乱,正是群雄并起之时,我扶风马超马孟起虽然不敢说一定就是何英雄,但今生逢乱世,却也不甘心无半分作为!所以,我意与德容三人共创大事,不知德容以为如何?”
 
    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张既他也不可能不明白,其实他确实有心拜马超为主,所以马超这么一说,他倒是也干脆,就直接同意了,“主公在上,请受既一拜!”
 
    “德容快快请起!”
 
    马超赶紧把张既扶了起来,而张既他之所以投奔马超,这个原因其实很多。
 
    在最开始的时候,张既是看不上马超的,因为那时候的马超他还不到二十岁,就当上了敦煌太守,让张既以为其人是靠着家世才如此的。但是之后跟马超的接触增多,慢慢他发现了,马孟起其人确实是有真本事的人,官虽然确实是买来的,但是人确实也是有本事的,当个太守足矣了。这之后他就没有不服气什么的了,反而觉得马孟起不足弱冠之龄就当上了太守,而且还做得不错,他确实也算是首屈一指的人才了。
 
    之后马超受诏离开了敦煌,去了京城,而临走时把太守之位交给了自己,那时候的张既就知道,自己是欠下了马超的大人情,可以说马超对自己有恩。之后两人合作了很多,当然随着马超的名声越来越大,官位越来越高,张既其实也并没觉得马超有太大的变化,和当初那个敦煌太守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而直到如今马超特意来找自己,请自己加入其帐下,他是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君择臣,臣亦择君”,如今天下有名的人也不是特别多,反正就那么些个,但是扶风马超马孟起却绝对是其中的一个。而且以如此年纪就做到了州牧之位,更是唯一的一个。更重要的是其人的本事,张既他可是很清楚的,一个有名望,有地位还有本事而且人品也不错的主公,这正是他张既所要的,更何况这个主公还与自己相熟呢。
 
    所以张既知道,自己在其帐下,绝不会被埋没了,一定会有用武之地的。虽然如今的自己只是个太守,但跟随着自己的主公,也许会走得更远,而太守也不过可能只是个开始罢了。(未完待续。)
------------
 
第三四八章 归陇县大才来投
 
    “却不知王司马他们……”
 
    “对了,主公要是不说,既倒是险些忘记了,既这就派人将他们找来!”
 
    张既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王伉和庞柔两人当然也是要归自己主公帐下的。
 
    他派人去请来了王伉和庞柔,两人一见是马超亲自来了,赶紧施礼问好,看得出来,他们两人对马超可是非常的尊重。而这个尊重却不是因为马超的官位是凉州牧他们才如此作为,而是因为当年马超当敦煌太守之时,两人是真正被他所折服。要说当年的马超年纪可是未及弱冠之龄啊,而当时的所作所为更是让他们两人是不得不佩服,直至如今。
 
    “看来二位也是忙得很啊!”马超见到两人后笑道。
相关阅读